杨洪生先生:东方宏洋国际教育副总裁

分享

雪乐山室内滑雪

中国加盟网  > 精品加盟高端访谈 >正文

  杨洪生:我们一直做教育,跟移动互联网的结合是学前教育的第四次变革,这必然会带来很大的机会。所以,谁能抓住这一点谁就能成为这个行业里先走一步的先行者。至于谁会成为真正的领导者这需要大家一起来讨论,但是我们领先一步。
  
  第二,我们跟新华瑞德的平台合作,打造幼教中国,对学前教育六岁前的小朋友,我们认为我们进行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支持和政策支持,为这个事情,我们安排了很长时间,通过这几个方面来实现,以后我们把这个平台搭建成第一包括专家,包括家长、学员终身学习,终身教育的一个平台,孩子不仅仅是在这个平台现在学东西,得到启发,得到潜能开发,后来即使上小学,上中学,上大学以后,这个平台还是一直伴随着他,终身教育,终身学习,搭建平台的基础是这么设想的。
  
  我们想通过跟移动互联网公司新华瑞德的合作,把宣传优势和品牌体现的价值结合起来,形成我们的品牌发展战略,我们品牌发展战略虽然现在达不到跟资本合作或者以后独立上市之路的条件,但我们现在一直在做这个工作,我们也想通过我们的努力在品牌发展和资本的结合上团结越来越多的机构。一些VC可以跟我们合作,今天到现场有很多的VC,他们看看这个平台,看看未来的发展潜力。
  
  我们想通过跟移动互联网公司新华瑞德的合作,把宣传优势和品牌体现的价值结合起来,形成我们的品牌发展战略,我们品牌发展战略虽然现在达不到跟资本合作或者以后独立上市之路的条件,但我们现在一直在做这个工作,我们也想通过我们的努力在品牌发展和资本的结合上团结越来越多的机构。一些VC可以跟我们合作,今天到现场有很多的VC,他们看看这个平台,看看未来的发展潜力。
  
  第二,我简单分了三个合作方式,也是我们一个规模扩张的战略。规模扩张第一个品牌方面的合作。我们现在有实体的校区,可以做成合作加盟的方式,我们对加盟要求比较高,直营式的管理,股权式的加盟,大家绑在一起,我们团结国内这么多的机构,不管是已经运作的还是没有运作,马上要设定运作的都可以跟我们合作,大家形成一个合力,一起运作这个事情,团结幼儿园早教机构,以及这方面的从业机构和从业人员,支持我们品牌合作。
  
  第二方面,我们的业务合作,非常多了,我们教学的合作,上下游产品业务渠道的合作,移动互联网最大的优势,我认为最大的好处就是消除时间和空间的障碍,一种对人的约束。在这个条件下你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实现,学前教育本身就是一个很年轻化,很有活力的一个领域。我们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把上下游领域整合进来,比如学前的,吃穿住行玩学用全部拿进来以后,你想想这个产业是巨大的,中国现在大家都看好(民生)产业,都认为(民生)产业是未来最大的阳光产业,或者朝阳产业,但是大家都看到这个东西了,就跟咱们看到美国,美国真好,但是你过不去。我认为打造一个集合,以学前教育为主导,集合吃穿住行玩学用这企业个行业,上下游的产品拿进来。
  
  第三,广告合作,还是定位成对我们的一个服务,广告,每个人都渴望被推出去,每个机构也渴望被推出去。未来的发展方向我们是这么设想的,在今年或者接下来的三年,整个国内的机构,我们建了三百多个实体校区,全国性的。移动互联网下一次肯定比这次好,以后越来越好,好到什么程度,我都无法预测,但肯定是好极了。
  
  记者:可以畅想一下。
  
  杨洪生:我觉得上市吧。
  
  记者:我想问一下两位专家,一般来说对于父母来说,早教应该从几岁开始?
  
  杨洪生:早教里有一个名言,孩子生下来第二天就开始教育,那你已经晚了两天。
  
  记者:具体没有特别确定的时间?
  
  杨洪生:国内教育,为什么说国内以前没有早教,这句话很得罪人,但是早教做的真的很不好,大家似是而非,行不行自己没有验证,只是大脑琢磨一下觉得行,在美国行在中国就行,但是真的不是这样。比如在美国,孕妇生完孩子马上可以吃酸的,甜的,辣的,凉的,水果照吃,中国妇女谁敢吃?人的生理和心理有区别。所以,我认为很多思路还是这样的。国内普遍认为三岁前,我们一般叫亲子教育,一般从六个月开始,我认为这个阶段大家也比较容易接受,但不是最佳时间。我举个例子,刚生下来的孩子他两个手只要抓在一个单杠上你松开他能抓七分钟,你能想象到吗?所以,孩子的潜能真的是无穷的。国内第一限于经济条件,第二,大脑的意识,第三,你整个的教育设施齐备不齐备。六岁前的小朋友去一个早教机构,早教机构都不敢接,因为他提供不了这个服务。国内的学前教育缺了一个点,六个月的小朋友可以开始接受这种学前教育。
  
  记者:新开发的软件平台主要是提供给家长使用还是孩子使用?
  
  杨勇:所谓的学前教育,学前教育的市场虽然是学前的儿童,但真正的使用者应该是家长,首先,孩子手机都不让用他怎么能接触到?即使有手机他也没有操作的可能性,所以,首先肯定是家长,家长在手机上如何使用?随时随地,比如现在你的小孩送他去幼儿园的路上,出去玩的过程中,草坪上,花园里,随时可以通过这个客户端登录我们这个平台,拿到他现在关心的或者东方宏洋这些机构提供的关于儿童早教方面的经验、资讯,不一定是书,大部头的书一定是不适合的,移动互联网是碎片化的时间、碎片化的商品,碎片化的内容,这些内容反而对小孩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可能非常简单就是一个字怎么写,可能就是几页纸或者一段小的视频小孩马上就记住了,这是移动互联网需要随时随地接入这个平台,变成一个产品,变成一个交易的过程,变成一个服务的过程,这才是将来整个移动互联网在幼教里最重要的。
  
  记者:我想问一下,新华瑞德在行业应用领域的发展目标,它对这个行业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杨勇:新华瑞德从2010年年底开始注册,2010年完整的第一个财年的运作,第一年主要是平台架构,关键技术研发,关键的资质,业内监管部门资质的获取。所以,第一年基本上完成了整个商业模式的搭建。我们提的目标是全球领先的文化产业的交易平台,基于这个平台的目的,我们是基于扁平化来构建垂直行业应用,这个可能比较专业,我解释一下,扁平化什么意思?我们会有大量的数字内容的机构或者个人会成为我们的内容生产者,比如报社、期刊的杂志,包括有声读物的这些机构,甚至一些老师、记者、医生、个人,其实都是我们构建这个平台基础的扁平化的生产者。同时消费者是所有的这些老百姓。他可以在这个平台上找到自己关心的,喜欢的数字内容产品,然后完成交易,这是我们扁平化的过程,扁平化的过程中我们没有对它进行分类,只要经过审核,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安全的我们都会让它进行自运营的交易。但是我们认为我们代表着整个中国政府在移动互联网方面的探索,我们去相关政府汇报工作的时候,领导总是强调希望打造中国云,现在云计算很火,我们肯定代表的是什么呢?一定是代表着民生。
  
  所以,这一点也希望大家能理解一下,新华瑞德基于扁平化一定会构建垂直行业的民生应用能够落地。所谓民生在国际来讲,其实就是一个教育、健康,跟我们相关的这两块可能是最实际的。所以,整个监管部门的领导也希望我们探索出在整个民生行业的移动互联网的应用,而不是说移动互联网只是作为一个娱乐平台,看看书、看看报纸或者看看杂志,听听音乐,我们希望移动互联网在行业的民生应用中起到关键作用。所以,我们选择的垂直行业里,基于教育是我们第一个,第二个,我们现在跟卫生部在合作关于健康的,模式其实比较像,卫生部会有名医堂,中国的老中医的资料,包括他的很多经验根本没办法传承下来。所以,我们希望这个平台通过数据库的方式,包括他们的一些偏方,一些经验存在数据库里,这是行业应用里探讨的一个最大方向。我们也很高兴开这次研讨会,再教育行业如果能探讨出一个垂直的行业应用也是非常好的事情,也是利国利民。我的回答就这样。
  
  记者:我是当代家庭教育报的记者,我的第一个问题,我们现场拿到的材料和视频上的材料显示“随学天下·早教中国”和“中国幼教”,这两个是一个平台?
  
  杨洪生:是一个平台。我们名称当时想起一个比较响亮一点儿的名字,为什么说中国无早教?最典型的一个特点就是六岁之前的教育叫什么名现在不统一,现在国家给了一个纲要叫学前教育,但是也没有说必须要学前教育,现在大家谈的很多的都是早教机构、幼教机构,国家专门有个早期教育,国家刊物,还有幼儿教育都有,因为幼儿教育和早期教育简称幼教和早教,这个名称比较乱,现在又出了一些名称,叫入园教育,还有亲子教育,每一个人都根据自己的理解去划分。
  
  还有当代家庭报的家庭教育,中国家庭教育网不是北京人干的,也不是国家干的,是辽宁省妇联干的。我记不清了。我们当时也很纠结,因为我们想把这个平台做成一个公益性具有公信力的平台,任何的机构他认为是一个公平的对待,国有、民营都是一样的对待,公立、私立都是一样的对待,东方宏洋的机构跟其他机构一样,大家一起往前跑。我们当时想力求把这个平台展示的更好一些。所以,我们在这个平台上当时叫“早教中国”,后来觉得不太合适,很纠结,“幼教中国随学天下”是新华瑞德推出来的,教育部学会做的一个平台,主要是推广教育,在移动互联网下推广教育,我们是一个平台叫学前教育。所以,这是一回事儿,平台是一样的。
  
  记者:我的第二个问题是问新华瑞德作为“随学天下”平台的运营商,内部采取什么质量控制系统使所有合作的内容的生产商提供的内容都是高质量的?
  
  杨勇:我们模式扁平化这块,国家新闻出版书颁发的互联网信息出版、互联网信息发行,互联网信息复制,这三个证是进行前期的调研,包括对你技术平台技术节点的测试,对关键技术专利的测试和确认才能颁发这三个证,可以理解为你要开一个银行必须得到国家颁发的银行的许可证,我们快速的从国家拿到这三个全业务的证书。证书的取得代表国家对我们现在平台的质量体系,包括版权保护、移动支付,包括数据库管理已经达到了目前政府的要求,我们都拿到了资质。
  
  第二,我们如何对内容生产者把好质量关,我们平台OK了,我们有一个巨大的审核机制,新闻出版署版权保护进行比对,每一本书每一个内容上来我们都会跟数据库进行比对,一旦发现版权有问题,这本书就不能上架。所有的版权保护我们必须审核,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所有的老师、记者、医生他们作为自有内容的生产者,他们可能存在书号,不存在版权的编码,但是存在知识版权保护的问题,我们首先对所有的碎片化的内容从技术上提供版权保护的保障。第二,我们有一个专门的审核队伍,24小时,任何一个上来的内容,我们都会进行全部的审核,不是抽检,是全部审核,审核里面有没有不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有没有牵扯到最近敏感词的,有没有牵扯到与我们所属板块教育不相关的言论内容都剔除掉,而且我们在管理办法上也会对所有的合作机构进行要求,一旦发现版权有问题,言论有问题,我们会会师对品牌进行关闭。关闭完了以后先整顿,首先我们要求这个月的结算我们就停下来,比如你交易量很多了,对不起先停下来。所以,我们为了保障公信的平台,公平公开公正客观,所以,我们从技术角度,管理角度,包括最后商务的角度都会对这个商业模式进行管控,这个请大家放心。
  
  记者:第三个问题问东方宏洋的杨总,目前早期教育的品牌在国内市场上非常非常多,大家的理念也五花八门,目前我们知道国家对早期教育这方面只有教学大纲,也没有详细的内容规定,早期教育的品牌都是根据自己的特点推出不同的早期教育的口号,东方宏洋在前期设计尤其是动漫教育这块比较有特长,目前东方宏洋正在设计早期教育的幼儿园教育到亲子教育,东方宏洋如何保证在涉足这些领域里能够既让东方宏洋在幼教品牌里成功的经验,如何在现在的幼教和亲子教育里成功的孕育,并且保证质量,使家长获得的服务是优质的,又如何保证在公益和引领之间来平衡关系,以保证教育的质量和加盟商加盟之后的利益。
  
  杨洪生:这个问题问的比较多,四个问题,我一一道来。第一个,我认为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跟在移动互联网平台下所做的工作是一致的,因为学前教育我的观点是这样,学前教育发展到今天,发展了三个阶段,刚才提到的国内学前教育品牌非常多,多如牛毛,第一个特点就是多,幼儿园60多万所,早教中心40多万所,加起来上百万,中国儿童学龄前的儿童一个亿,100万的早教中心加幼儿园,一个幼儿园一个早教中心一百个孩子,据我的了解,很多小朋友都是重合的,我白天在幼儿园上,晚上在早教中心,所以,这么一划分下来,根据国家统计局的一些资料,国内幼儿园和早教中心,我指的是注册的或者早教中心有合法的办学许可证的,幼儿园有幼儿园经营许可证的,合法的机构在国内是54%,46%的孩子去哪里了?第一,去了黑园,我认为学前教育现在是一个刚性需求。我的孩子6个月之前不着急,可能一年也不着急,再放放第二年不着急,第三年得着急了吧,上幼儿园得找个幼儿园去上,不能让孩子天天在家闹,自己心里也不踏实。再一个是中国的家长的刚性需求,怎么解决,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不是批评中国学前教育的发展,但实际情况就是这样的。
  
  杨洪生:第一,我认为我们现在所从事的工作跟移动学前教育这块是一样的,学前教育发展到今天是体现形式,毕竟是两个行业,我们操作线下和线上会分散精力,东方宏洋本身在国内发展已经很久了,我们的动漫课程,第一星光动漫的转化,第二,我们创造的是完全在游戏中,学习过程的情景化和卡通化,这种过程中孩子自己动手,养成一个主动学习的习惯。所以,老师只是一个辅助的地位,只是指导孩子去做就行。孩子在这个过程中培养出对学习的兴趣,我们是这么一个方式。
  
  第二个提到我们如何兼顾公益和盈利,公益是很多教育机构想做,但是真正做公益的,大家都是寄托在以公益的方式能够有一定的利益回报,否则纯做公益企业做不住的。所以,一般的话,我们这一块儿目前来说,我们也跟着一些机构,比如跟一些福利院,跟一些特殊教育,这种机构也长期做了一些合作,然后让小朋友相互之间认识一下,我们认为这对培养孩子的爱心,培养孩子处理这种事情的能力是有用的。公益我认为不体现在形式上,而体现在你的内心,你只要有这个想法,什么是公益?你把孩子教育好那也是公益,孩子是中国的未来,我觉得是这样,不拘泥于形式。动辄捐款,捐钱,我很敬佩这种方式,但是真正要起大作用,我认为可以多种方式来做。时间关系,我就简单这么一说,有些问题再继续沟通。
  
  记者:刚才杨总提到星光作为一个知名的娱乐品牌,它在动漫上知名度很高,现在要转型为一个早教品牌?
  
  杨洪生:我纠正一下不是转型,而是把这个形象拿出来做,做成一个业态来。
  
  记者:一个娱乐品牌的核心和目标肯定跟教育有不同,咱们衔接这块是怎么把握的?
  
  杨洪生:对,它的诉求是不一样的。因为孩子的教育,教育部规定的五大领域教育,一开始五大领域学前教育就是走偏门,为什么刚才开会的时候郝主任提出学前教育不能搞成小学的提前化,不能搞成这样。所以,很多时候我认为对孩子的教育应该包括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应该是一种能力的培养。第二应该是一种良好习惯的塑造。第三方面是性格的养成。第四方面,我认为最不重要的方面是知识的储备。四个方面,如果达到这四个方面,我认为教育才能算的上合格。前面三个如果实现了,后面一个反而成为次要的环节,为什么现在很多国内教育本末倒置,不去做呢?就是因为国内片面追求学习的效果。幼儿园入小学都要考试,这还有天理吗?没办法,你不会就是不会,是不是?就跟那天北京一个著名小学的考试,1234567890分四类,让你找规律,最后的标准是什么呢?是根据发音,一声二声三声四声,1归一声,2归到四声,谁能回答?成人都答不出来。所以,有些时候我觉得比如动漫教育,怎么跟教育结合,如果这个动漫教育跟孩子品德的养成,四个教育方面,性格方面,还有习惯的养成方面如果冲突的话这不是一个好的动漫,是一个恶的动漫。现在法国有个评价说谁看完《喜洋洋灰太郎》,孩子脑子会产生混乱,两分钟才能调整过来,是一个恶动漫。但是星光的动漫我看了很多,主要是一种探究,一种勇敢,一种挑战,把那个背景嫁接在一个星球里,通过这种方式创造一个向上的精神。所以,孩子通过这一点,跟学前教育的诉求是不谋而合的,这是一个天然的结合。
  
  第二,背景做教育肯定还是要看他的可行性。既然全国有这么多的动漫粉丝,为什么不把它转化成我们学习的学员呢?很容易的,你看了动漫片就接受它的概念,我们课件按照这些思路开发,孩子就自然认为看游戏就是学习,学习就是看游戏,在动手过程中去学习。所以,早教核心就是三个字玩中学,谁能解决这三个字就就能成为引导。
  
  记者: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咱们的研发队伍,您在讲座中也提到品牌的洋化,还有中国的本土品牌紧随其后,目前国外的品牌他们的一些理念,还有很多东西,它背后都有很强大的研发的基础或者通过很多年很多人很直接的成熟的东西,星光早教的研发您觉得它的优势或者研发队伍的构建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能不能代表中国本土品牌一个新的亮点?
  
  曾庆文:我刚才说了机构还小,不敢说代表,我们也没有这种想法,至少现在没有,明年有没有是明年的事情,研发有的是先发优势,有的是后发优势,学前教育在国内没几年,但是国外发展很久了,从1850年罗马的时候开始,就开始推出《猛士》,以猛士为分支,慢慢把学前教育发展起来了,但是真正的学前教育我认为还是在中国,启蒙教育启蒙了上千年了,你说有没有用?谁能说中国以前的人不是人才?清朝、宋朝多少军事家、发明家,中国的四大发明不都是人才吗?是不是?毕升的活字印刷术也不是谁都能做出来的。所以,这些都是跟中国的启蒙教育连在一起的,如果毕升连字都不识的话能发明这个活字印刷术吗?不可能的。所以,学前教育中国做的比较好。过分洋化是目前家长的一个心态,因为相信国外比较先进,被西方人打怕了,如果在唐朝的时候,谁敢去学日本?所以,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现在有这么一些东西,认为国外做的好,为什么做的好?人家做的时间长,这个咱们都不去评价别人。对于我们来讲,我们认为后发优势是这样,站在巨人的肩膀才能看的远,先发展先走一步不见得走的快,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看合适不合适,因为我们永远是中国人,现在国外的很多品牌,很多的机构为什么到中国水土不服,第一年经营的很好,第二年就完了。所以,就是这么一个问题,越原汁原味的过来越出现这样的问题,所以,大家看到很多成熟的私立学校或者中小学一起的,幼儿园一体的往往收的第一是外国人,在这里接受教育。第二是长期移民的这种人,真正的中国人,跟中国人斗我认为还得学中国人,是吧?我认为中国人还是相当聪明的,中国人只要有这个基础,绝对没人比的过中国人,教小孩也是这样。所以,研发这个现在我们有自己的研发中心,我们的专家关心下一代委员会以他们的专家为主体,我们有自己的专家,有一些特聘专家,以他们为主体进行研发,目前我们的研发团队人不多,十几个专家老师主要做课件研发,后期主要是完善,增补修定。也可以这么说,国内的机构,早教的现在国内哪个机构有研发?外国的直接拿过来就用,国内主要的本土品牌为了生存而奔波,有自己的课程就不错了。因为在一个早教机构里最重要的是教学,而不是教材。研发部是一个教材研发,研发出教材显然容易,但是如何把这个教法贯彻下去,这是关键的。你现在真懂得早教去研发,不懂早教怎么研发?只要吻合国家规定的教学方式这种研发,能够促进孩子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这种教学永远是有好处的。
  
  记者:杨总给我的启发,不管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还是传统古代的启蒙教育的见解,咱们现在新华瑞德在做的以文化为中心搭建的平台会把古人一些优秀的启蒙会不会通过一些早教机构在整个利益过程中会有一些好的出来,这样才符合本土品牌的优势?
  
  杨洪生:这肯定是会的,国学发展到现在,学前教育有个非常重要的学科叫国学,国学现在大家在传统角度,诵读,摇头晃脑跟着念,跟着背,实际上这不叫国学,这是形式主义,真正的国学是中国的传统智慧,博大精深。当时赵普半部《论语》治天下,你想想,汉朝萧规曹随,我根本不需要创新,用现成的东西就做的很好,一部儒家,现在传到东南亚,一个《孙子兵法》,日本人现在没搞清楚,中国的东西很博大精深。

本文系作者授权中国加盟网发表。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中国加盟网(tcsdjmw)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0条评论

回复

120/120

登录

未注册过的用户将直接为您创建会员账户

登录

未注册过的用户将直接为您创建会员账户

登录

未注册过的用户将直接为您创建会员账户

登录

未注册过的用户将直接为您创建会员账户

举报

×

请先验证图形验证码

×

请先验证图形验证码

中国加盟展

举报

举报